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荆门东宝中学 晓君心理工作室

心理咨询平台

 
 
 

日志

 
 

换一个思路来沟通如何   

2010-01-28 14:57:21|  分类: 与个人文学作品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集《黄头发,黑头发》创作谈                        

                                                                          郑晓君

作为一名老师,特别是心理咨询老师,一直,我都在思索,我们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思路来与孩子沟通效果最好?直到前不久,我有幸跟着国际叙事心理治疗大师吴熙琄老师系统地学习了叙事心理治疗,才真正的理解,作为一个成人,与孩子沟通的态度和技巧是多么的重要!这就是:“与孩子沟通,我们的法宝应该是,尊重,好奇,理解,赏识。”这个理念就贯串在我的部分校园题材的小说里面,所以,我把它放在我的小说集《黄头发,黑头发》的封面,希望能对大家有所裨益。

发起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叙事心理治疗,在短短的数十年间迅速流行于欧美各国,后又被从美国退休回家的吴熙琄老师带回台湾,台湾立刻便掀起了叙事心理热潮。2006年年底,叙事心理进入大陆,立刻便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传开。叙事心理之所以受到人们热捧,其原因就在于它让我们完全换了一个思路,具体地说就是换了一种态度和技巧来与孩子沟通,这样,孩子就很容易接受,我们就可以从他对“问题故事”的叙说中,发现闪光的地方,然后去肯定强化这些闪光的地方,从孩子自己的身上帮他找到支撑他未来生命的力量。沟通的方式换了,效果也就神奇的变了!

而叙事的根本就是对故事的叙说,这些故事,不论是“问题故事”还是“闪光故事”,它让我们在对故事的倾听中去开动脑筋,去甄别好坏——这与小说的创作和欣赏是多么的相似啊!

说实在的,我之所以走上文学之路,其初衷就是缘于沟通。

最初,我是写诗的。那时年轻,激情四射,梦幻多多,于是便以一颗圣洁之心与穆斯女神对话,当然是希望我们这样罗曼蒂克的对话能被心中的那个人听见听懂。也就是说,我最初的诗歌多是写爱情的。后来,随着技艺的纯熟,写作的范围逐渐扩大,题材逐渐广泛,发表作品的领地也逐渐多起来——那当然是与更多的人进行的一种更广泛的沟通了。

这期间最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湖北日报》“东湖”副刊先后四次发表了我的诗作。1990年3月17日,我的散文诗《平原风》又在《湖北日报》“东湖”副刊举办的“三月诗会”中亮相。我频频发表的作品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就连当时任《湖北日报》文体部主任的罗运淳老师都说:“作为一个年轻的业余作者,一年内先后四五次在我们这样一个省级大报上发表文学作品,郑晓君还是第一个。”后来,我有事到《湖北日报》社去,见到罗主任,我刚说出名字,罗主任马上说:“哦,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写《呼唤同志》一诗的作者——你的诗写得不错!”罗主任的一席话使我如沐春风,如浴阳光,我蕴藏的诗情蓬勃燃起。后来便有了诗歌在《青年月刊》、《芳草》、《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等省级以上刊物发表,部分诗作先后入选《中国诗歌十年·实力卷》、《当代青年诗人12家诗选》等比较权威的诗选集,并多次在全国性文学大赛中获奖。于是,便有了后来我的诗集《乐声响起》(该诗集已被艾青诗歌馆永久珍藏)的出版。

1997年,我开始进行新的文本尝试,我写过散文、评论,也写过小说,但最终还是选定了小说——我觉得用小说的形式与人沟通有它更大的优势。

这时,我关注更多的当然是教育。于是,就写了一篇篇反映教育问题的小说,发表后引起了一定的反响。1997年《作家林》杂志第3期以“郑晓君教育小说小辑”为题,集中刊发了我的几篇小说。小说发表后,获得了广泛的好评。这年11月,我将“小辑”复印了一份寄给北京的《中国校园文学》杂志。次年2月《中国校园文学》杂志头条发表了我的《小说三题》。《小说三题》发表后,再次产生了较好的影响。如湖北教育出版社编辑魏天无先生看了我的《小说三题》后,给我写来了热情洋溢的贺信,并向我约稿。后来,我的《小说三题》均被选入2000年1月出版的《〈中国校园文学〉十年精粹·小说卷〈白牙齿,黑牙齿〉》一书(1998年该杂志发表的近百篇小说中被选入的仅有5篇,其中我就占3篇)。

无疑,这是一个成功的尝试,既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我的实力,又拓宽了我文学创作的路子。于是,我的小说便出现在《短篇小说》、《金山》、《百花园》、《少年文艺》、《小小说选刊》等杂志上。这些小说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与教育有关。

我在进行教育小说创作的同时,还尝试着写科幻小说。1999年10月,我的中篇少儿科幻小说《隐形小侦探家》完稿时,正巧遇到湖北省著名作家、华中师范大学《语文教学与研究》杂志主编晓苏先生一行应邀到我校给学生作写作讲座。我便拿出自己的新作请晓苏先生指导。对文学青年一向十分关心的晓苏先生于万忙中抽时间看完我的小说后,便立即给我回信,对我的小说进行了充分肯定,同时决定在晓苏先生自己主编的《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上辟出专栏全年连载我的中篇小说,在这样一份国家级的语文教学与写作的专业杂志上辟出专栏连载中篇小说,这,尚属首次。晓苏先生对我的奖掖由此可见一斑。每每想到这些,我的心里总是充满了感激。2000年1—12月,我的中篇科幻小说《隐形小侦探家》在《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上连载后,获得了很好的反响,许多师生给杂志社和我本人写信,希望再看到类似的精彩作品。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我虽然不能亲自到抗震救灾第一线,但我的心却时刻维系着灾区。电视上的一个个画面让我潸然泪下。于是,我忍不住提起笔来,写了抗震救灾的系列小说“汶川记忆”,这些小说先后在我市的《作家林》,江苏南京的《少年文艺》,武汉的《文学天地》及北京的《简妙作文》等杂志发表,也受到了一定的好评。

总之,不论是诗歌还是小说,只要是适合与学生共享的,作品发表后,我都会拿来与他们分享,谈我的创作体会和感受,让他们懂得写作其实并不是很难很神秘的事情,努力培养他们的写作兴趣,激发他们语文学习的热情。用作品与学生沟通,我认为不失为一种较好的方式。

学习叙事心理之后,我对自己原来发表的一些作品进行了一些适当的修改,力争把叙事的理念熔铸到我的作品中,让那些读过我的小说的老师、家长或者学生能够真正的换一个思路,用尊重、好奇、理解、赏识的态度来与他人沟通——这样的沟通,一定能够获得让人满意的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